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友网(新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118|回复: 0

回想督卒 叶星华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22-2-16 17: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偷渡   沙田友
世界上什么问题最大?吃饭的问题最大!
这个沉甸甸地压在中华民族头上几千年的最大问题,有机地结合了错误路线的连番倒行逆施,很快便将众多的红卫兵、革命小将,知识青年驱赶到求工作,求前途的洪流中去继续革命。
可幸广东人得天独厚,偷渡等同非法探亲,偷渡潮竟热烘烘地闹足了整个七十年代。

锻炼身体,游出祖国!
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到香港晒太阳!
偷渡,是生命与危險的搏斗,赢了,就有新机会。只要踏出第一步,政治生命就是终结。摔死、溺死、枪击、狼狗咬,…凶吉自理,全看阁下造化。
我下乡的地方是东莞县沙田公社。步行个把小时就到虎门太平镇,再沿公路过多几公里,就进入与宝安县-河之隔的长安公社。那时当地的知青,可从容地踩单车在渡口过东宝河,沿公路南下,当晚就可在蛇口渡海。或就地步行向东南方冲刺穿过沙井、松岗地区,上凤凰山,再经乌石岩、阳台山、塘朗山,跨越国防公路下水,五天左右定输赢。因渡海地段多在深圳西的后海深湾,所以俗称西线。”走“西线“最危險的一段是国防公路到海边那片开润地,几百米至两三公里不等,这是有可能遭遇槍击狼狗咬的地方,偷渡者的畏途鬼域。其次就是宝安县的公明公社、沙井公社一带人称“公明平原”的平川地。这二十公里左右的路段,佈滿村庄、河涌、哨站。偷渡者不能大摇大摆走公路,定要趁黑夜奔过,上山匿藏。否则白天被擒几成定局。要説偷渡起錨,我下乡的地段不及长安公社方便。但比之其他地方,确是大大的好。太平镇是我们随时可到的地方,从此地向东走一晚到莲花山,第=晚东行三公里到马鞍山,第三晚就可穿越“公明平原”。路线只比从长安公社生发多花两晚。
沿途要经过的几座山,都有明显的识别特征,不会搞错。
莲花山,像朵绽放的莲花,层々迭々,树木丰威。可从山的东南方边皮擦过,切不可从中跨越。曾有同生产队的太平知青,进入莲花山,一个星期走不生来。马鞍山,两头高中间低,山如其名,像大马鞍。
乌石岩,颜色像撞瘀了的皮肤,与别的山体特别不同。
阳台山,西线“最高“的山,海拔超过600米。远望一条约20°的斜线由左向右而上,顶端再向右有一条长度约是斜线言的平线,“阳台”之名可能由此段平线得来。塘朗山-阳台山向东南唯一的大山。与莲花山、马鞍山、写石岩等海拔都在300米之上。山体林木茂密,几乎不见天日。但向着国防公路的南坡,只有稀疏的小松树和零星的草丛,难觅藏身之處。
万事起头难,从事偷渡最难做的事情是入局。“入局“就是把偷渡者与偷渡用品送到可以起步的位置。搞掂了“入局”,偷渡者大多可以到边”(指“到边界”水边”)。没有当地人帮忙,外地人基本上无从“入局。帮带外地人“入局”,罪名是“引渡”,量刑两年起,不容易找人捱这种义气。女青年想偷渡,也是“难“字一个。除了对姐妹、情侣,几无男士肯帮拖做慈航普渡的英雄。那个年代出入交通,都要带有由基层领导签发的如同通行证的证明。从广州乘客轮到太平镇,太平码头上岸有“工人纠察队”检查证明”有时更检查行李,若发现有偷渡用品,立即就“收容站”有请了。
“证明“限制不了我们的出入自由。我们可在广州乘公交车过黄埔到南岗,再走路入东莞县麻涌公社漳澎大队,登上广州至东莞的客轮到沙田公社。沿途-切安全得很,带人带物都没问题。这是我们的偷渡私家黄金路。几时起锚自己作主,全程不求人。
偷渡需要些什么呢?
牛仔布做的长衫长裤、背色。劳工手套,保护双手,解放鞋,别的鞋都不行。电工刀,上路后见到竹子第一时间就要砍,做盲公探路保安全。若白天藏身之处树木遮挡不足,便要在附近削些枝叶加插遮挡。有时候系武器。指南针,汽枕(水泡),时钟,水壶,电简,干粮,基本物料是面粉混和了砂糖、生油,不能加水。我们会多和些鸡蛋、炼奶。隔水蒸熟了,双层胶袋袋好,放十多天都不变质。每餐吃拳头大小的一团,就有饱的感觉。干粮的份量要比预期的日子多三天。以上所列是登山游水偷渡的必需品。
经济条件松动的,带上一条一斤装朱古力,两三罐炼奶、午餐肉补充体力;-部半导体收音机听天气,蛇药。身上还要带几块钱,以备遇上人数不多的民兵、农民时,“过水”放人。一次偷渡,个人费用大概二十多至三。四十元。若冬天用橡皮艇偷渡,则要多加三、四十元的“老橡”制作费。当时一个工人月薪四五十元,农民干一天的劳动日多数不足一元。
我抄录了一整年珠江口农历每日潮水涨退的时间记录,偷渡时就将相关日子的记录抄下备用。以农历的日子参照农历的记录,可以一本通书用到老。又在份1厘米比1公里的惠阳专区地图上临描了有关部分地区的地图,乡鎮、公路、河流、水库,甚至山峰的高度都清楚々。加上平日频密的体能锻炼,待水性、练耐力、练耐寒,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72年11月尾,我等二人初上征途。被人用单车从太平镇送出几公里,在北册哨所前下车,踏着秋收后的田野,绕过哨所直奔莲花山而去。沿途大致顺利经过马鞍山、乌石岩、阳台山,塘朗山等地,在路旁石碑数字“128”的地方越过国防公路。我知道附近是沙头村,离对岸香港约三千多米水路。12月初的天气相当清凉,选择这时偷渡,是搏冬季边防松懈,天气又不致太冻。我们继续悉步南行。走到防波堤前约二十米地方趴在地上,过了一会不见有动静,就蹑手蹑脚地跨了上去。防波堤下就是泥坦,长着密麻麻的防潮树,亦即今日深圳地产商吹嘘做卖点的红树林。此时忽见不远处有强劲电筒光扫过,行渐近,我们连忙往红树林深处快步狂奔,走多几步拍档不见了。我走到树木较疏的地方,等了约15分钟,不见动静,时间不等人,独自上路了,向着对岸尖鼻咀差馆的六盖水银灯进发。鞋袜不知何时被泥坦吞噬,竟成了这次行动失败的-大原因。西线“深湾水域很多蚝田,水涨要游水,水退则大片地方水深不过人头。据潮水涨退记录,当时正值水退,到早上六、七点才会水涨眼前是无尽的泥坦,脚下隐埋在泥坦中的蛇壳越来越多,锋利如刀,双脚很快就血口满伤,剧痛剜心。我坐在泥坦上歇息,看见后面有人走来,那是我的拍档,我的同学。他鞋袜尚在,没受蚝壳伤害。他扶着我,两人猫明地走着。我终究是走得太慢,时间很快过去,见东方曙光将现,我自觉失败来临,叫他先走,走生一个是一个。
我坐到天亮,看清楚周围环境,连走带爬的来到水边游过百多米的航道,登上一片方圆约一.两平方公里的蚝田。初冬清晨的海面,毫无人迹。我抓紧时间,再连爬带走的前进了几百米。脚下的蚝田,夹在两条航道之间,我所在的位置离两边航道都有几百米。可能因为是边防重地,海面来往的船只疏落得很。我坐在蚝田上,用烂泥涂满全身,将自已隐形。不久身体开始僵冻,腰以下都不能动弹。我用双手打拳暖和了全身,扭腰伸脚,继续坐蚝观海。
潮水涨上来了,这时我身上只得一条球裤,汽枕也丢失了。水要涨到中午,有没顶之灾吗?天晓得,不到绝境决不求救!幸好冬季的潮水,日流小夜流大,水涨到裤头般高便停了。我站在水中,见有船经过,离得远就照旧站,;离得近就蹲在水中,只露半个头呼吸,船驶远了再站起来。如此这般,竟安然渡过了整个白天。以为胜算大增,我心情好极。眼儿夕阳西下,缕々金黄,真是风光无限!
再过不到一个小时,天会黑,入黑后行动被人发觉的机会很低。但潮水会涨,夜流比日流大,海水可能会再高涨一两米,水面会宽润很多。气温会下降,我又冻又饿又有脚伤,连气枕也没有,冻死淹死皆有可能。我不敢等到天黑。
蚝田当中,隔二十米左右就有一枝长的幼竹。我拔了两枝,一分为二折断,每手两枝,用作拐杖。举目四顾,不见船踪。我又起程了。天将黑时,我已游过另一条航道,登上另一片蚝田,向着香港的堤岸慢走去。我游过航道时,没能把四技幼竹带过来。没有拐杖,行走非常艰难,但心中充满了胜利将临的喜悦。身后突然传来-阵呼喝声,什么喜悦都烟消云散了。“有人偷渡,站住?”…仆街!离我有相当距离的航道居然有条驶过的船,天色如此灰暗还能发现我。脚下是蚝田水深只及膝,船是不敢驶上来的。我不管他们,继续走我的路。他们解开船尾的舢板,及膝的水深足够舢舨活动,我知衰硬了,站着等舢板来。
当晚我被送入一个军警。天气聚冷,穿着军棉褛的解放军给我两个麻包袋子,垫一个盖一个。我仅穿一条球裤躺在水泥地上,打了~夜冷战,片刻未入睡。第=天早,将我送入深圳收容站,已过了派午饭的时间,要到下午四时后才有饭吃,足々绝粮绝水四十多小时。要奋斗就会有牺牲,偷渡不成,有得你受。深圳待了一天,又被送到樟木头。这是个中转收容站,东莞、深圳、惠阳-带抓捕的偷渡者,在此集中收押再转解各地。那些外省偷渡者,人数不多,个々头发长展,戴着手鐐,关了半年以上。听说他们日后押返原居地多数不能享有“非法探亲”的优待,要按“叛国投敌“论处。
在收容站享受人生,最强烈的感觉是饿。一天早晚两夕,份量很少,肚子时刻饿得发痛。囚仓设施简陋,挤逼脏臭。想改善得有点办法,盘坐、睡觉的地方最好远离马桶(侧所)。每次我一进囚仓,就钻入讲广州话的人堆,闲话几句,熟落些少就同大家讲故事,很快成为受欢迎人物,到一定时候就问有无地方晒”(指“睡”),多数都能即问即有。若地方不够,就叫旁边不是广州仔的人等,挪些地方出来。无鞋无物,得条球裤又如何?一样有办法。我每见管教”指收容站职工”押着失魂魚”(指不一定是偷渡,又“朦查々“被捉者)过来,就呼唤几个吊烟瘾的汉子齐集囚仓门口。那人一进来,我等问句“有无烟?就搜包搜袋,他们找烟抽,我找衣服鞋袜。搜过几个失魂魚,我就装备齐全了。时势逼人,江湖救急,有时土匪都要做
蹲收容站,最忌让“管教”认得你的尊容,俗称“烂相”在东莞,四次偷渡不成,大有可能上路、强劳”即劳改”两年。你让管教”认得,偷渡一次算一次,极容易满额达标。所以入到收容站一站队不站第一行;不与管教“打情骂俏;与“管教”撞面而过时,低头吐口水,手掩面搔痒。越低调越好。
收容站是个缺医缺药的地方。求神拜佛,莫伤莫病。重伤急病,听天由命。我脚底下那些纵横密布的伤口,没有湿水,没有发炎,十多天光景,到解返公社放人时,已完全夏原了。
那帮阶级兄弟姐妹们,啤酒汽水、大鱼大肉的盛宴为我洗尘。我从他们口中打探不到那个同学兼拍档的消息,我感觉到他遇难了。他若被抓回,我在樟木头停留八天,一定见到他。
记得我叫他先走之时,临近天亮,这是一天当中气温较低的时分。他最大的可能是抵受不住寒冷遇溺。在我认识的十多位偷渡过来的朋友当中,因偷渡而遇难的,还有两个人的哥々,一个人的弟々,百分比不算低。
73年春,天气特别和暖,二三月已是偷渡旺季。我和一个同学、一个邻居,三人两单车,打算经长安公社东宝河渡口过渡,踩单车到南头附近,趟蚝田渡海。每人都各有一对长及膝头的趟蚝田用的厚身蚝袜。直至起锚前,收到的消息都是渡口安全。到我等光临时渡口却不安全了。领头-人一车的同学向着渡口踩去,路边的茅屋突然有数人追出,追不及那个同学,转头追我俩人。
那个同学是次偷渡马到功成,’坚”(指成功”)咗。我俩被送往涌头哨所,第二天一早转解东莞收容站。押关我们的民兵带了辆较残旧单车,代管我们那较新净的~辆。到了收容站,“管教”点算我们的物品时,我指着单车对“管教”说:这单车不是我们的”那民兵也认了我们的单车没带来。
我们那辆单车是无法出示单车执照的。那个年代,单车是贵重财物,不管买来偷来,不能出示执照都可作偷单车论处,入狱两年。广州沙河收容站追查单车特别严。我为了和单车割蒂,填表时没有填上单车,姓名-栏更填了个不是自己的名字,亦即“报流”(指报假)。
过了十来天,一个叫“平头”的“管教“来到囚仓门口,叫着我报的名字,我知道穿崩了。我被“平头”边骂边拧着耳朵,带到一间房。我坐在石鼓上,脑子飞速运转,准备应对“平头”的盘问。你叫什么名“?“xxx”
“第几次偷渡”?“第一次”
“第一次?第一次为什么要报别人的名“?
“他有次偷渡抓回来,报了我的名,我报复他。"他错了你就要跟着错"?管教,是我不对,我会改。
"你带了些什么偷渡”?干粮.钟、指南针。“指南+?怎样得来?”“有次经过佛山时买的。还有什么?讲"!蛇药……水泡”。“有水泡卖”?
有。是吹气枕头,百货公司买得到。
他看着一张纸问我,我答来答去就是没有单车。
你同谁去偷渡?
“YYY。我松了口气,单车可能不再是问题了。
“他不是东莞知青,你带他来的吗"?
"不是。他去过偷渡,他说他识路,可以带着我。这问题答“是”,后果可能很严至。
盘问完毕,再填过些表格“平头”居然没为难我,当天下午就将我连同公社的偷渡人士一齐解返公社,结束了我的第二次。
偷渡最终都要靠游水,而且距离不会很短。所以到了寒冷季节,临水地段的边防会较为松懈。73年冬,用橡皮艇偷渡在我的朋友圈中大行共道。材料是可在药房买到的橡胶夹纱布的医用床单,裁好了用单车胶水粘合。工艺完美、坚固,排水量和安全性者足够
该年冬季,邻班的同学与其妹,坐老橡”“坚”咗。接着,我的姐々表哥和三个太平知青,五人两~老橡”,74年元旦日“坚”埋。又接着,我和一个太平知青,一个同学及其姐,四人两“老橡”。同学与其姐74年春节当日坚咗。我和太平知青就拉埋,最后被送入东莞大朗公社的“大有园“,关了三个多月。
74年尾,我和一个海南朋友,继续“老橡局”,在宝安县白石洲附近被擒。再次被送入“大有因”这是全广东最差劲、最难捱的收容站。“管教“凶悍,打人狠劲。劳动强度大,关押时间长。更兼那不是个外人随便可去的地方,广州知青无人“拜山(指探监)送入干粮食物,极速饿瘦,根本无力像在深圳、樟木头那样霸道。棉被早就一次过派完,以后入收容站的人没棉被盖绝对与”管教”无关。睡时我用草绳将袖口,裤管扎起,盖上草蒂,每晚都是没有棉被的寒夜,冷战打到天明。加上饰满全身的狗乳木虱、跳蛋24小时叮咬,全日没一分钟自在过。天亮哨子响髯就起来开工。天々如是,苦不堪言。
我决定逃走。
在“大有园“,我见过有人逃走被抓回。在抓获当场及回到收容站已经打了两次。但他还有戏,须担纲主演-场杀鸡整猴骚,捱打得最劲的一幕。他被绑在一条各个囚仓都看得到的树杆上,绑前脚下垫了两个砖头,绑好了就把砖头踢开,仅能脚尖点地。”管教“抄起用作担挑的松木棍,狠狠地打…·逃走不成功,后果常严重。
有时我们要到附近的农村修水利,开工时看管我们的大部分是青年农民,经验不及“管教”丰富。大朗公社地处丘陵地带,山岗都种了小松树,挖了防火沟。逃走的那天,下午四时左右,我对看管的青年农民说去才大便就走进防火沟。沿着防火沟走到尽头,见那些青年农民没有注意过来,我一跃而起,藉着小松树的掩护,爬过几个山头,找了个树丛躲藏起来。逃走的时机一定要临近收工,到他们发现不见人也没太多时间去寻找。农村供销社有一两粮票买三个的核桃酥,我买了九个,每个直径约六公分。这些酥饼若一次过吃完,半餐都顶不了,但这却是我以后五天的全部食粮。逃走的当日,天朗气清,南方的莲花山清晰可见,估计一晚可到。入夜就下起雨来,一连几天都乌云密饰,无从观星辨别方向。到第四天下午,出了~阵子太阳,莲花山又清晰可见,距离与我在大朗所见差不多。当日我听到附近农村广播,我所在的地才是大岭山公社,足足走了三晚冤枉路。这时我和莲花山隔着个水库,水库中间有条大堤;一头连着莲花山,一头是个村庄。我知无力游过水库,一是要往大堤上莲花山,我只能硬着头皮在傍晚天色昏暗时穿越村庄。
我坐着等时间过去。见路上有几十个农民走过,拖儿带女的,还挑着棉被,像是吃过喜酒归来。我离他们百多米远跟在后面,立向村庄走去。进村后,那邦农民不见了,远方的景物也不见了。路,有时会同时出现两、三条,哪条上莲花山?问路随时会惹祸上身,只能凭常识和直觉去判断,表现不可犹々豫々,不可往回走。几经正确选择,我顺利地到连接莲花山的大堤上,当晚上了莲花山。再走一晚到了太平镇。早上五点半左右敲了朋友家的门,开口说话时竟发不了声。我五天吃了九个小小小酥,饿坏了。拿钱后,走了三个小时路到沙田公社西大坦大队,登上下午1点30分开的太平至广州客轮回广州。
75年3月,我的最后一次“老橡局”依旧同那个海南朋友,在白石洲水边吹“老橡“时被解放军发现。边防军整年都不松解,”老橡”已经没有意义,它最要命的地方是要在水边那个秒々必争的时刻,多花上几分钟。
我一月才逃出大有园,四月又被抓,返东莞很有可能被认出来。而我偷渡次数渐多,很有必要“报流”了。这次我报了已到了香诺的海南知青表哥的名,押返广州沙河收容站等解返海口。当时逐渐多人“教流”海南,盘问也紧了。盘问要经两人分两次进行,问的都是有关海南岛及农场的情况,内容琐碎、广泛。为应付盘问,我学了些简单的海南话,粗略地知道了由农场所在地崖县到海口市的交通情况,海口市的概况等。幸好两次盘问我都被安排在靠后的时段,问的不多,居然过关了。接着乘“红卫轮”到海口,入了秀英港收容站。这是我所经历过的最快乐的收容站。一个大院,一排瓦顶平房男女可自由到院子玩耍,平时很少有“管教”接触我们。我在垃圾堆里找了个玻璃瓶,打烂了取出一个峰利的玻璃圆底,轻易就将麻绳割断,我用小方巾将之包好随身携带。我“报流”的地方是海南岛最南端的崖县,由海口解返要经过约三百公里的公路,经常都要上坡下坡。听说解押时会将偷渡者绑好放在车斗上,我打算到时将绳子割断,待车上到坡顶时跳车。
还未轮到这个玻璃圆底派上用场,我又有机会飞走了。那天,收容站五个“管教”,四个去了押解北去打散工的外流人员,只剩一个坐在大门口。我们几人轮流一个一个地绕到屋后去,攀窗户,上屋顶,从屋顶走到鑲有波离片的围墙上,向前两,三米到围墙的拐角就跳下去。我入了附近的防空洞,待到天里再出来。之后,花了两天才找到在海口市的曼々。海口东西很贵,身上带的十多元钱,扔了解放鞋,买对塑料鞋,理个发,买些手信,几乎花光。后来向表哥借了十多元买返广州的船票,又打了张用过的建设兵团通行证。通行证用黑色笔填写,不能褪色,将通行证的日期擦去,通行证纸质很厚,再填写也不觉异样。但拿起对着天空张开时,会见到擦过的地方较为透亮,於是在上面采了个鞋印,脏了点但纸质“正常”。又顺利回到广州。
接着来的76年,中国三位领导人相继折世,加上香港已经宣即捕即解偷渡人士,都令我们不敢妄动,垫伏了-整年。
77年,大家都知道香港尚有抵堡政策,只要成功进入市区,就能领到身份证,偷渡依然有希望。该年夏季,我和那个海南朋友又起锚了。我们天未亮时已经进入太平镇,将装有偷渡用品的背包放进路边防空洞。接着是:早餐>进电影院休息一午→进电影院休息。晚夕完毕,九点钟末到,公路上来往的单车已经不多,我们从防空洞里取出背包,沿公路步行到北册哨所前,绕过哨所直奔莲花山。后来在阳台山附近被民兵冲散,我一人上了阳台山,过了塘朗山,又在早上四时左右进入防潮树带。这个时候游过香港,一定不够时间只会在水面被捞,所以边防不会太紧,用这“种方法“冲击”边防比较安全。见海中不远处有比红树林,我又游到那里,起码可以远离有解放军及狼狗出没的大堤。我待在向香港的一边。当天下午,一船驶过,船上的狗向我狂吠。接着,船只改变航向,我估计被发现了,悄悄地在泥坦上滑向另一边,游水过别的地方。这时海面突然内浪大作,我在水中抛上抛落之际,陆续听到几下烧鞭炮般的响声,马达声也越来越大,那条船已绕过红树林向我驶来,船头站着个人拿着步枪瞄准我。我连忙向他挥动双手,很快就被捞上船。那个开枪的对我说,向我开了几枪,要不是水浪大,可能打中我了。
这次我又“报流”,但在樟木头穿崩。我所报的谢岗公社某之大队,有人到樟木头认人,只好更正,偷渡次数报第一次。返到“大有园”,我两年多前逃走的事无人记得了..
“大有园“难捱依旧,我又打算逃走。农村修水利,多在冬春季进行。不能外出到附近农村开工,不易有逃走机会。当时天气还相当炎热,我们都在收容站附近干些打泥砖、产草皮的活。我执意已决却又在准备逃走的时候病了一场。中秋节那天,很多人吃“拜山”送来的月饼、食品庆祝,不吃收容站派的饭。我一下子吃了三钵头饭,久违了的“饱”的感觉回来了。“饥”最好食,美妙之极!接着就祸来了。胃绞痛,极之痛,不将吃进去的呕出来,可能会撑死。我用牙刷的毛头挖喉,东西呕出来了,肚痛发烧了好几天。天天吃粥,身体更弱了。
入到“大有园”,人人都要“摸顶”剃光头,你不肯“管教"就在你的头顶或开条大道,或铲个十字。你返出去,人家见到你的光头,就知道你近来干过什么。我预谋逃去,不剃光头,照平时的发式,另在头顶开个天窗,戴上帽子就很“正常”。逃走前用玻璃把又长又乱的胡子剃去。逃走的当天中午,一个石龙镇的仓友竟交给我-袋约一斤重的炒米粉。我把炒米粉放进衣袋里,袋口塞上毛巾,若“管教”问到就说是洗澡换的衣服。那天的工作是在收容站附近铲草皮,每个路口都有个坐在椅子上的”管教”看着。我们每人一个编號,将草皮铲够-担就挑过去报个号,登记的人在你的编号旁边画“正”字,工作不够数,会被减饭。若有编号久不报到,负责登记的人就要报告”管教”,可能有人逃走了。所以,下午开工后,我久久才去报一次。-来不让那个负责登记的去报告“管教”,二来是到被发现人走时,工作量少人很多,以为已经走了很久。下午四时后我把挑担放到大路旁-堆用作烧饭柴火的树丫下,自己就朝另一方向走进离收容站门口廿多米远的一个路边厕所,从厕格钻下去,爬到堆放草木灰的地方,用草木灰把自己掩埋。光滑的脸蛋留不住草木灰,于是又在脸上铺上稻草,再洒上草木灰,人总算彻底被草木灰埋了。草木灰里原来有很多蚂蚁,咬人很痛,最要命的是站进眼皮乱咬一通,我躺着不敢动,任咬,过了约半小时,好戏来了。吆喝声、骂声….什么声音都来了。有人进来过,又出去了。“咁都畀人走得…又听到有人发现我的挑担了,又有人大叫个死仔一定走咗去大朗。于是磨托车声响起,找我的人收队了。一切又回复平静,我舒然了。
等天黑透,我从厕所的另一个门出来,去到小山岗上,知道自己安全了。接着又找了条小河跳进去把衣服都洗得干々净净,吃了些米粉,穿上湿衣要赶路了。“大有园"离大朗公社所在地八公里,大朗到莞城(东莞县城)三十多公里。我连夜小跑,黎明时到了莞城,一个同学的哥々的亲家母帮我买了张往广州的船票。回到广州后,为了那袋一晚吃完的一斤装炒米粉,足々咳了大半个月。到78年,我的运气终于来了。
我和三个太平朋友,从长安公社乌沙大队出发,一晚直扑凤凰山。那几天正逢强台风袭港,连日大暴雨。我们经铁岗水库。南头一带,斜着向东偏南上国防公路,在沙头村附近快将天亮时进入防潮树带,等白天过去里夜渡海。
入夜了,香港的天是明亮的天,香港的灯光把海面映得透亮。我们趟着泥坦,水约有十公分高,走了十多分钟还是这样,我们干脆将气枕吹满,仰面朝天,头枕气枕,双脚后蹬。我们都变了坦上飞鱼又快又省力。哈,偷渡竟会如此写意的水上活动。航道上有条巡逻船驶过,船头的射灯扫来扫去,我们知道它不会驶上来,停着不动,待巡逻船驶远了,我们游过航道,穿过一片红树林,攀上一条大堤。大堤中间横着一行铁网,约-米高,不勤不刺。网的另一边,不远处有间小屋,人声鼎沸,灯火通明,强劲的乐声和着歌声,一听就知道不是革命歌曲。我们跨过铁网,知道进入香港了。
眼前的鱼塘连绵不绝,我们打横游过两个鱼塘再沿边小径往更深处走去。远近的狗都叫起来了,小屋里有人推着单车追出来,他们打着电筒到处照,电筒光也曾扫到我们身上,我们趴在地上,过了-会就见他们回去了。他们应是在边界反偷渡的英兵、尼泊尔兵。我们入境的地叫“牛潭尾”,一户养鱼人家收留了我们。拍档的亲戚连夜带来了几人的衣物鞋履,各人收拾整齐了,到天亮就由养魚人家陪同一起乘坐村巴到元朗饮茶。之后拍档的亲戚将我们带返北角消防宿舍,我再由姐々与另一个阶级兄弟接返尖沙咀。
我成功抵堡了!香港是个美丽又充满机会的地方是中华民族的另类土地。七年青春,七次偷渡,蹲六个收容站,又成功逃走三次。简中滋味,一言难尽。现我终有幸在此告别了文化大革命;告别了上山下乡;告别了颠沛流离、多灾多难、有时甚至是出生入死、惶々不可终日的偷渡生涯。从一个毛译东时代的青少年变成了中华民族的“海外"儿女。更可幸者,我们的国家,也翻开了改革开放的新页。
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偷渡,竟成了我生命中的黄金时段中的主旋律交响曲,並於身心打下永不磨灭,深深烙印。我等同时代的一群,自小承受革命英雄主义教育,面对逆境,多能笑看风云,没有眼泪,没有悲伤。

几十年过去,有关香港的偷渡故事,早已完结。接着要完结的,恐是同香港有关的繁荣故事。今日香港的DNA已经改变,狮子山下艰苦奋斗的香港精神已经褪色。终日纠缠政争,经济民生一筹莫展,沉淪便是无奈的结局。繁荣会消失,不会再回来。
进入互联网时代,世界大气候已经改变,芸芸众生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偷渡行为挑战国家机器,难度其实不小。若然有本事,从广州带人带物到虎门太平镇,又懂得在临近天亮解放军佈防松懈时躲进面对香港的防潮树带,偷渡香港就没有难度。凡事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方法对头,迟早成功。
我们要有新的世界观、新的思维方式,才能预见到某些必会发生的大事,化危为机,事半功倍地达成心願。今日的香港,依然有其世间仅有的独特条件,为我们带来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令人继续笑看风云,不离不弃。

1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su.sseuu.com ( 粤ICP备12005776号

GMT+8, 2022-9-25 19:18 , Processed in 0.05423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