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友网(新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142|回复: 0

回到1950:扼杀在摇篮里?妄想!

[复制链接]
nhdwf 发表于 2021-4-21 14: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火炬煌煌,金鼓锵锵,
  她秧歌,你皮黄,让我新诗独唱,
  说什么“蒋家天下陈家党”?呸!
  到今朝,只有人民力量。
  别忘!别忘!
  十五年前,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副总理黄炎培,在1949年12月26日写的一首诗,叫《一九四九年除夕》。
  对于过去的一年,黄炎培悲喜交加,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诞生,冉冉升起的红旗是烈士鲜血染成的,这其中就包括黄炎培的次子黄竞武烈士。1949年5月17日,黄竞武牺牲,十天后上海解放。上海解放的第六天,黄竞武等13位革命志士的遗体,在南市车站路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监狱中被发现。在反动派的黑狱中,作为民主党派的地下党员,黄竟武和共产党员一样坚贞不屈。
  烈士忠骸被发现后,人们看到:口目洞穿,手足残断,指甲俱脱,惨不忍睹。
  “除旧迎新”是中国人的老传统,在1949年结束,迎来1950年的时间节点上,所有中国人民都对未来的“新中国第一年”充满期待。
  “影林村的房屋变新了,街道整齐了,干净了,周围的树木长起来;田野里轰隆轰隆响着拖拉机,无线电播送着音乐,人们穿了新衣服跳舞,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一位叫方纪的年轻人,为今天的我们,记录下新中国第一年的开局瞬间,文章题目叫《让生活更美好吧》。
  1950年,我们年轻的人民共和国,到处都洋溢着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新社会、新政府、新生活、新天地,一切都是全新的,除了人民的敌人,所有中国人民无不希望,“让生活更美好吧”!
  1950年1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元旦,《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完成胜利,巩固胜利,迎接1950年元旦》的社论,指出:“1949年,中国人民取得了中国历史上空前未有的伟大胜利,而在1950年,则将全部完成并巩固这个胜利。”
  就在同一天,中断12年之久的京汉、粤汉两大铁路全线通车,加上1949年11月7日恢复的陇海铁路,中国的铁路网重新连成一片。
  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犹如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响亮的初啼,蕴涵着未来发展的无限可能和巨大潜力。然而美帝国主义为首的反动派,及其豢养的国民党残余势力,妄图把新中国扼杀在摇篮里,把刚刚翻身做主人的四万万中国人民重新打回万劫不复的旧社会。
  蒋介石还是有些本钱的,台澎金马之外,海南岛和舟山群岛、万山群岛等沿海岛屿还在其掌握中。大陆上遗留着国民党溃散的武装土匪约200万,反动党团骨干分子60万,各种特务分子60万,还有旧社会遗留下来众多的地主、恶霸、反动会道门头子、帮会头子以及地痞流氓、惯盗、惯窃分子,他们不甘心自己的失败,进行垂死挣扎,猖狂地进行各种犯罪活动。
  成都东三环外,距离市中心天府广场13.4公里,有个龙潭寺,打车也就40块钱的地儿。1950年2月5日,负责改编国民党起义部队的我178师政治部主任朱向离同志,准备出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个驻外武官,还没回成都,走到这里,遭遇土匪,他和警卫班全体战士,壮烈牺牲,无一幸免。
  当救援部队赶到, 根据20位烈士的忠骸受损情况和事后抓获土匪的口供,我们才知道:当朱向离同志身负重伤后,匪徒们剥下他的衣服,用烧开的沸水,浇烫他的伤口。还用刀子把他的耳朵和鼻子,一个一个地割下来,最后又破腹挖出心、肝,身上的伤口竟有24处。而其他19位烈士,也都遭到了匪徒的残害,有的被用开水煮死,有的被活埋。
  龙潭寺一声枪响,整个川渝地区的反动势力群起而动,仅第一周7天时间内,叛匪人数已达40万人枪。我军解放成都,也不过减员495人,而叛乱第一周,就牺牲干部战士995人。至于整个西南地区,上半年被匪特围攻,乃至攻陷的县城就有一百座以上。再放到到全国范围,1950年1到10月份,全国共爆发以颠覆新政权为目的的反革命暴乱816起。
  各路牛鬼蛇神的目标,不单是驻地的军政负责人,它们甚至瞄准了毛泽东,要在1950年10月1日的国庆节上,炮轰天安门,把新中国第一代领导核心给一锅端!美国中央情报局趁着北平解放前夕,把一门82毫米迫击炮、若干枚炮弹和其他军火,借口救济物资给运进城,两个意大利人,一个日本人、一个法国人、一个德国人参与其中,他们背后则是长期担任驻华武官,曾率迪克西使团常驻过延安的包瑞德上校。
  美帝国主义扼杀新中国的企图,并不仅限于在华代理人策划实施的刺杀,它不但占领了中国台湾,还把战火燃到了鸭绿江边,甚至多次侵入中国领空,向多座中国沿边城市投掷重磅炸弹,向渔船、公共汽车、火车、救护车扫射,打死打伤中国人民无数。
  作为世界上经济、军事最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美国佬就是这么欺负人,1950年美国的钢产量是我们的146倍,工农业总产值是我们的28倍,当年入侵中国是八国联军,如今是十六国联军,赶上五胡十六国了!
  但是我们新生的人民共和国,不是清末,不是民国,更不是两晋。
  1950年,人民解放军不但相继解放了海南岛,万山群岛和舟山群岛,进军了西藏,而且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10月25日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仗,震惊了全世界,一个刚满周岁,满目疮痍的新国家,一个农业国,敢于跟工业国,而且是世界头号强国叫板,相当于婴儿跟拳王对垒,舍我取谁,天下谁人还敢有如此气魄?
  在1950年最后的两个月里,中国人民志愿军发起了两次战役,歼敌5.1万人,收复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三八线以北的大部领土,扭转了战局。如果穿越到当年,你能想到吗?12年前,中国的首都丢了,被敌人屠城了,第二年“战时首都”武汉也丢了,可12年后的1950年,我们为了保家卫国,帮助朝鲜人民收复了他们的首都。在1950年结束第三天,我们又解放汉城。
  然而也请朋友们记住,1950年,我们在朝鲜战场上,伤亡了4.07万人,他们都是 “最可爱的人”,这其中既包括农民的儿子杨根思烈士,也包括领袖的儿子毛岸英烈士。
  毛泽东同志说:“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习近平同志说:“经此一战,中国人民粉碎了侵略者陈兵国门、进而将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的图谋,帝国主义再也不敢作出武力进犯新中国的尝试,新中国真正站稳了脚跟。”
  与此同时,国内的剿匪斗争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1950年,毛泽东同志三下剿匪令,提出:“各地都应把剿匪当作当前一切工作中的头等任务,集中全力,限期完成,彻底肃清境内的一切匪患。”
  在匪患最严重的西南地区,西南军区政委邓小平提出了“一元化”领导的剿匪新思路:“在我们部队担负剿灭土匪任务的同时,也把剿匪任务交给各地所有真正贫苦的人民群众,使剿匪也成为他们自己的事,使他们开始懂得我们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懂得我党我军的剿匪斗争,懂得剿灭土匪最终是为了他们这些广大的贫苦农民群众谋幸福。”
  用今天的话说,小平同志的意思就是变“要我干”为“我要干”,这大大调动了人民群众的积极性。
  从1950年开始,三年时间,全国大股匪患基本肃清,共毙伤俘土匪和争取土匪投降自新260余万人。到1965年,又歼灭零散隐蔽流窜的土匪达4万多人。至此,士匪在新中国的大地上基本消除,千年匪患得以消逝。
  同时消失的还有黑社会,这也是几千年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记录。
  1950年,新中国第一年的答卷,并不只有战场上的胜利,在经济恢复、社会重构,完成民主革命遗留任务方面,中国共产党照样有不凡的成绩。
  国内外反动派曾有预言:“共产党只会打仗,不会管理经济;共产党搞政治可以打一百分,但搞经济恐怕及不了格。”
  事实又如何呢?
  新中国经济第一仗,打的就是粮食调运,农业国还缺粮食吗?
  一则因为战乱造成减产和饥荒,缺口本身就大;二则因为交通还没有完全恢复,旧中国这方面欠债又多,粮食从主产区运到最需要的消费性大城市,并不容易;最主要的则是因为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和天津、广州这样的沿海大城市,长期依赖粮食进口,吃“洋米洋面”。但在美蒋封锁海面后,外商就无法向上海等地运销粮食了。抗日战争以前,中国进囗粮食最高一年达40亿斤,最少时也有4亿斤。1950年,政府原打算购米4亿斤,但最后外贸部门只进口了1.34亿斤。
  于是打通铁路网线就成为当务之急,可大家想过没有,旧中国给我们留下了多少铁路?
  从1876年中国有了第一条铁路,15公里的淞沪轻便铁路开始,到1949年,73年时间里,全国包括台湾共有铁路长度2万多公里,而能够维持通车的仅有1万公里,而且没有一条线能完全通车。同时期,苏联有铁路11.7万公里美国36万公里,法国4万多公里,英、德都是3万余公里,日本近2万公里,连印度都有5.6万公里。
  共产党说到做到,1950年之前,大陆上的主要铁路干线都已基本修复,并联接成一个整体,光枕木就用了571万根,等于绕赤道七圈半。此外还开工了成渝线等几条铁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四川在解放前没有铺上一根铁轨,1950年6月15日,成渝线正式开工修筑,这是新中国成立后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干线。“人民自己的铁路自己修”,为保路运动流血流泪的四川人民激动了,当铺路需要129万根枕木时,沿途农民砍了自家的树,年轻人拿出准备制作新婚家具的木料,老人献出了做寿棺的木材,其中不乏香樟木和紫檀木,这些高级木料,可是很多人不要报酬,扛来就走,继续投入到筑路大军中去。
  一位叫方树云的建设者,回忆说:“每天早上天刚发亮,我们就起床了。晚上大家都自觉留下来加班。没有鞋子,就打光脚;没有工具,就手工凿石头开隧道。50多公斤的担子挑起来就跑,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恢复国民经济的工作千头万绪,应该从何着手?周恩来总理经过反复权衡,在作好全面安排的基础上,确定把水利和铁路作为工作的重点。
  由于战争,中国4.2万公里堤防,已经基本没有完好的了。这其中最要紧的就是淮河,自宋金战争以来,756年间,两年半就准有一次大洪水。1938年蒋介石挖开花园口,黄河再次破坏淮河水系,造就了豫皖苏3省44县市5.4万平方公里的黄泛区,人民苦不堪言。
  为此,1950年7到9月间,毛主席连下四个批示给周总理,要求早日根治淮河水害,并以此为契机,“一定要把水害一条条地治下去,变水害为水利。”
  治淮工程启动之时,中国人民志愿军正在朝鲜苦战。尽管国家财政十分吃紧,但党和政府仍想方设法,在当年11月即拨出治淮工程款原粮4.5亿斤、小麦2000万斤,以确保治淮工程的按时开工。豫皖苏3省80万民工和工程技术人员日夜奋战,为了运输治淮物资,无数的群众像当年支援淮海战役,不分昼夜,人不停步,车不停运,船不停航。
  国民党高级将领出身的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像当年的陈毅同志一样,被群众所感动,他说:“历史上没有一个政府,曾经把一个政令、一个运动、一个治水的工作,深入普遍到这样家喻户晓的程度,这是一个空前的组织力量。依靠共产党的领导,人民政府是深深地扎根在每一个角落、每一块土地、每一个人心的深处,因此人民政府的力量是不可摇撼的伟大。有了毛主席和共产党,我们不仅能够治好淮河,更能够做好一切应该做好的事情。”
  新中国第一年,处处用钱,处处捉襟见肘,怎么办?
  1950年3月,我国开始建立高度集中的财政管理体制,简单说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真是神效啊!从抗战直到1950年的恶性通胀,在四个月内,被终结了。要知道此前,1937年7月到1949年5月,国民党曾经创造了4300天,法币增发1756亿倍的世界纪录。
  刘少奇同志对此有高度评价,他说:“这是全国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这是除开人民解放军在前线上的胜利以外,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以来为人民所做的一件最大的工作。这是任何反动政府都做不到的,只有真正的人民政府才能做到。”
  人民政府爱人民,土地是无地少地的中国贫苦农民几千年来望眼欲穿、而始终没有得到的东西,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在1924年就提出“耕者有其田”的梦想,然而国民党反动派背叛了孙中山的革命理想,更加剧了土地兼并,占农村人口约90%的贫雇农和中农,只占全国可耕地面积的20到30%;占农村人口10%的地主和富农,却占有可耕地面积的70到80%,严重阻碍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时,全国有三分之二的土地还在地主手里,1950年6月30日公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终结了两千年的封建土地制度,将7亿亩土地,相当于两个英国国土的面积,正式交还到人民手中。我国农村的土地占有关系发生了根本变化,占农村人口92.1%的贫农、中农,占有全部耕地的91.4%;原来占农村人口7.9%的地主、富农,只占有全部耕地的8.6%。
  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江西革命老区的农民分得土地后,向毛主席写信报告土改的结果,他们说:“我们有了这命根子,一定要勤劳耕种,努力把生产搞好,争取我们的生活迅速改善。”
  土改不单改善了农民生活,提高了土地产量,更让农民的精神面貌为之一新,国家副主席宋庆龄考察东北土改发现:“农民在思想上已经获得解放,他们渴求知识与文化,这已经是一个启蒙及进步的时代。随着这个时代的前进,生活及思想方面古旧与阻碍进步的习惯就会受到尖锐的打击。”
  
  教育再也不是少数人的特权,人民政府把受教育的权利真正交给了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普通劳动者,让劳苦大众上得起学,念得起书。1950年2月20日,教育部明确提出“各级教育要向工农劳动人民开门。”
  为什么要向劳动人民开门呢?
  以湖北省英山县为例:解放前也搞过各种“民众教育”,但形式大于内容,文盲依然大量存在。据1950年开始扫盲时的调查:解放前夕,全县青壮年总数为99000人,非文盲只有9800,文盲却有88200,非盲率仅占青壮年总数的9.9%。
  1950年12月,英山县人民政府提出利用冬季农闲,开展扫盲教育,要“从无到有,由少到多,由点到面,稳步前进,逐步提高,在发展中巩固,在巩固基础上求发展。”全县七个区中,以两个区为实验区,组织两千农民集中学习,其余五个区有二分之一的村开始办教学点,六千人参加学习。
  1950年,禁毒工作也迅速在全国展开,2月24日政务院发布施行《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向危害中国人民百年的毒品宣战!
  鸦片战争拉开了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序幕,“大烟鬼”曾经是中国城市乡村的一道丑恶的“风景线”,建国前后全国贩卖毒品者不少于50万人,吸毒者有两千万人,占当时总人口的4.4%,西南地区甚至达到8%。
  百年烟毒,在新中国的第一年画上了句号,1950年开始开展的禁毒工作与镇反、禁娼等社会改造运动相结合,与土地改革相配套,根除了罂粟种植。民国时代普遍一两鸦片换一石,也就120斤大米的行市,到了此时连一斤大米都没人敢要。以鸦片产地闻名于世,产量居全国之首的西南数省,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基本禁绝了鸦片种植。
  1950年,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创造的奇迹还有很多很多。无论是大到国家关系,还是小到百姓的日常起居,中国人民都实实在在地感到新旧社会的两重天,感到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
  当然,这仅仅是个开场白,让帝国主义扼杀新中国在摇篮里的痴心妄想见鬼去吧!
  1950年10月1日,国家副主席宋庆龄激情洋溢地写道:“1950年10月1日是一个除旧布新的信号日。它显示着人民共和国第一年的完成和第二年的开始。它从此结束了第一年的历史任务,准备向着更加壮丽的目标前进。因此,我们应将新中国第一年的意义深刻地写在历史中。”
  有诗为证:
  长夜难明赤县天,
  百年魔怪舞蹁跹,
  人民五亿不团圆。
  一唱雄鸡天下白,
  万方乐奏有于阗,
  诗人兴会更无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su.sseuu.com ( 粤ICP备12005776号

GMT+8, 2022-9-25 20:11 , Processed in 0.05398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