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社友网(新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4943|回复: 0

污蔑毛泽东的总源头在哪里?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6-3-2 06:2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污蔑毛泽东的总源头在哪里?   作者:公者千古流芳
  这些年来,诬蔑诋毁毛泽东的总源头在哪里?就在《决议》。
0140.jpg
  首先,《决议》给一切和毛泽东有个人恩仇的人、学术骗子以及美国势力为代表的“和平演变”推销员们,提供了充足的想象空间,激发了他们共同一致的行为:从毛泽东的公共政治生活到毛泽东纯个人的家庭情感生活各个层面对毛泽东进行诋毁诬蔑,目标是从打破毛泽东这个偶像入手,颠覆毛泽东的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注意不是任何别人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其次,《决议》划定了一条红线,党内、体制内任何人不得为晚年毛泽东的错误辩护,否则不换思想就换人。曾是副总理的陈永贵的遭遇可以说明一切。
  1979年,《决议》尚未形成,大寨就受到胡耀邦们的公开批判,陈永贵意识到中国将发生非同寻常的变化,他特别地回昔阳主持了昔阳县第七次党代会(此时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过去两个多月)。面对1100多位代表,陈永贵先是例行公事的祝贺大会圆满成功,之后,他拿讲稿的手就颤动起来,脸色也凝重起来,随后他摘下帽子,沉静的注视会场,脱离会议议程,提议“为已经逝去的伟大导师和领袖毛泽东同志,敬爱的周恩来同志,朱德同志以及其他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全体默哀”。默哀完毕,代表们抬头看时,陈永贵在主席台上老泪纵横。他忍者悲痛说:“我再提议,为悼念我县建党以来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牺牲生命的共产党员,为悼念我县从第六次党代会以来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献出生命的共产党员静默致哀”。代表们再次低下头。陈永贵自此以后,再没有回过大寨(资料来源,光碟:一个农民的传奇——陈永贵人生沉浮录)。跟随他起家的所有干部(有的已是部级省级干部),除了极少数与时俱进,换了思想者之外,其他人全部遭受政治上或者组织上的清除,有的还进了监狱。有了陈永贵的这个遭遇,谁还敢替毛泽东的晚年错误辩护?体制内和党内又会有几个人会去对诋毁诬蔑毛泽东的言论进行反击?
  更为重要的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威信和巩固自己的权利,一些人是主动的、有意识的放纵对毛泽东的诋毁诬蔑。历史地看,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决议》都没有从任何意义上,取到维护毛泽东威信和尊严的作用。
  众所周知,对毛泽东建国前的成就,无论左右都无法挑出重大毛病,而所谓“晚年错误”,几乎就是围绕和刘少奇在政治层面展开的“路线斗争”中发生和发展的。现在底层民众因为惨痛的现实,痛定思痛,重新审视毛泽东晚年尤其文革,自发全力为毛泽东辩护,其背后的动机是什么,人皆清楚。
  毛泽东在建国不久就确立了“打扫房子后再请客”(先巩固政权再谋求打破美国集团的封锁),毛泽东的“晚年错误”,无非是他心系中华民族安危,心系中国黎民百姓前途,想让中国早点强大起来,想让中国老百姓别再受内外反动派的欺压,吃二遍苦,受二茬罪这个“执”太过强大,老骥伏枥,壮心不已,拼了老命来打扫房子,来请客。老人家辞世的时候,房子打扫了,客也请过来了。这里有什么错误?
  中国早在20年前,就已经再次沦为西方的殖民地半殖民地了,绝对不只是一个内部“新三座大山”、黄赌毒、贪污腐化这些事情祸乱中华这么简单的问题——虽然这一切也必然同时降临;也就没有今天这帮酒囊饭袋的庙堂人士,到处喷粪,为毛泽东“评功论错”。
  当今中国,除了底层老百姓还有基本的智力和良知,因而有权利给毛泽东评功论错之外,其他人谁还有这样的智力、良知和权利?黑天鹅开会,讨论起白天鹅的错误,说白天鹅的错误就在于其羽毛是白的而不是黑的,这不荒唐吗?燕雀们给鲲鹏开会论错,一开口就说鲲鹏的错误就在于其宏伟巨大,一展翅就是9万里,燕雀们终生也飞不到那么高那么远,这种错误不可饶恕,这难道不是燕雀们的没有自知之明吗?
  文化大革命是评价毛泽东“晚年错误”的焦点,这一场思想与文化的革新运动,被以上的燕雀们和黑天鹅们,标记为一场造成浩劫的政治闹剧,其思想史意义被轻易的否定了。
  毛泽东一贯倡导“政治是统帅是灵魂”,这一场深刻的思想和文化的革新运动,以政治运动的形式表现出来,整个过程又受到来自党内外的各种干扰,在当时造成的一些不可避免的社会混乱,例如在北京高级干部子弟知道他们的老爹们有下台的危险的时候,就组成“联动”为非作歹,大肆杀人放火,犯下了滔天罪恶。这些在某些人授意下干扰文化大革命的行为,掩盖了文革本身思想和文化内涵的充分表达,给后来的政治斗争的胜出者(他们正是当时打着红旗反红旗,干扰文革进程的人)贬损文化大革命,诬蔑其为一场政治浩劫提供了口实。这些人其实是深刻领会了毛泽东“政治是统帅是灵魂”的教导,所以,他们掌握政权之后,迫不及待搞出一个政治上的《决议》,来统帅一切。
  毛泽东“晚年错误”的标签,文革是浩劫的标签,已经被改革开放证伪,必须更换为“毛泽东晚年正确”,“文革是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就政治层面而言,毛泽东为文革树立了一个“无形的”敌人: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他们就隐藏在党内,党的中央也有。文革后,否定文革者出示的最大的证据就是党内并不存在这样一个资产阶级。
  不幸的是,无论特色派怎样强调“刘少奇不是走资派”,但其衣钵继承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刘少奇就是走资派,以他为总代表的资产阶级不仅当时就存在着,现在也还盘踞在党内的各级部门。
  总而言之,毛泽东具有无可置疑的晚年正确性,而不是什么晚年错误。
  马宾同志说得好:“毛泽东一生贡献大,文化大革命是其中突出的一部分!修正主义者和一切反动势力说毛泽东在晚年发动文化大革命是中国的一场灾祸,是因毛泽东晚年犯了错误。但是,历史证明,这是毛泽东晚年最光辉的革命活动。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确实是失败了。但是,失败了并不等于就是错误。马克思评论巴黎公社的失败那样,并不是错误。如果非要说文化大革命是因为有失误而失败的,那么,造成这个失误的恰恰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有意破坏造成的,然后把责任栽到毛泽东同志头上。”“文化大革命时很多问题不明白,现在明白了。……当权派的共产党,制订的政策却是资本主义的,而以共产党资本家或资本家共产党出现。文化大革命时,说资产阶级就在党内,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很多人说,这说不通,现在知道了,正如资本主义市场上的假冒伪劣,名副其实!”(来源:马宾《纪念毛泽东》p3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su.sseuu.com ( 粤ICP备12005776号

GMT+8, 2023-1-30 18:44 , Processed in 0.05526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